生闷气的老头

啄木

你从不要求什么
也不会说“我累了”
这么多年你始终做不到
把自己 放在第一
你其实也需要被宠着
也需要暂停和休息

你少年时挨过饿
青年时戴过大红花
你至今还是不能
像孩子们一样浪费粮食
只是曾经做的好人好事
如今觉得好傻

你的年纪越来越大
你的世界越来越小
从前单位里的抱怨
可以带回家
现在家里受的委屈
到哪里说话

你越来越容易生闷气
你的内心裹了一层盔甲
只有不懂事的孙儿
一声响亮的“爷爷”
才能把你融化

2018.3

回到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