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根烟?

钱军辉

上午半躺在阳台看书,看得哈欠连天。于是想起了抽烟,尽管自己的抽烟经历有限,最近的一次,也基本属于做化学实验一样的未成年人吸烟。接着想起从前有一次,一位烟鬼朋友被围攻,而我挺身而出为他辩护,数说抽烟的好处。

简而言之,我认为抽烟是个有效的工具,帮助人们合理分配自己的精力使用。精力对人来讲是个有多种用途的稀缺资源,如何使用该资源构成一个经济学问题。学习经济学让我知道,我应该把精力用到边际产出(Marginal Output)最高的事情上,就像资本应该投到边际资本回报(Marginal Capital Return)最高的地方。可是人一天要做的事情往往是固定的,早晨要学习,下午要开会,晚上要睡觉,我没有别的选择。假设学习的边际产出高,开会的边际产出低,我所能做的是把精力挪到早上,然后开会的时候打盹儿,尤其要避免学习时候打盹儿,开会时想睡睡不着、空受精神折磨。怎么做到精力的乾坤大挪移呢?传统的有浓茶,洋派的有咖啡,悲壮的有悬梁刺股,人类还是挺能想办法的。但是见效最迅速,而且见效不见血的,是抽烟。

有人说抽烟不会增加精力,只会把以后的精力提前来用,因此对人没有价值,再加上有可能导致肺癌,抽烟应该被唾弃。按照同样的逻辑,我们的古人也认为商品交换不会增加财富,因此商人对社会没有价值,再加上商人总要盘剥一层利润,应该被社会唾弃。事实上呢?事实上商品交换的确增加财富。商品交换的作用,在于把商品分配到边际享受(Marginal Utility)更高的人的手中,使得有限的商品得到更好的利用,使得交换双方有更高享受;增加的享受就是商品交换增加的社会财富。而商人的作用,在于减少商品交换的交易费用。想象一下,若不是商人,在美国的我要费多少周折才能买到一台中国彩电?减少的交易费用,就是商人为社会增加的财富。

同样的道理,抽烟能帮助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边际产出更高的事情上,因此增加一个人的生产力,这增加的生产力就是精力重新分配的价值。而抽烟的价值,在于减少精力重新分配过程中的痛苦。假设悬梁刺股是除吸烟外唯一能做到迅速提神的方法(舟客嫌茶和咖啡太慢,不知道是不是消化器官有问题),那么因抽烟而减少的肌肤之痛就是抽烟的价值。

当然抽烟有价值是一回事,究竟抽不抽还要看它的成本,包括香烟的价钱和对身体健康的伤害。

可以跟抽烟类比的还有很多很多,尽管可能听上去风马牛不相及。举个南水北调的例子吧:南方多涝,北方多旱,因此水在南方的边际产出(或边际享受)要低于在北方的。于是南水北调的价值,就在于其中增加的产出或享受。而“南水北调工程”的价值,在于减少南水北调的费用,跟一火车一火车往北运相比。同样的,“南水北调工程”有价值,但究竟上不上它,还要看它的成本:工程成本,生态成本等等。

虽然想了这么多,最终我还是去冰箱拿了罐可乐,不是嫌烟贵,也不是怕肺病怕得要死,而是出去买烟太麻烦(交易成本还是太高);可乐比茶和咖啡更慢,但凑合着用吧。如果身边有位烟鬼递我一支,“来根烟?”我一定抵挡不住诱惑。

(2004-8-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