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人一斤茅台

钱军辉

酒是个好东西。但是如果必须这么喝:

每人一斤茅台,

很多人要抗议。抗议之一,为什么非得是茅台?天下有这么多美酒,为什么不多给选择?再从酒精浓度来看,有人,比如在下,只能喝15度以下的,而另有人会嫌茅台太淡,会哭着要东北农场白酒,甚至工业酒精。。。

其实这不是酒鬼杞人忧天,选择之少本来就是人类两大恐惧之一。(选择之多是另一大,今且不表。)

当今社会人们最怕什么?怕没钱。但他们怕的不是手里缺纸,而是缺纸带来的选择之少:挣两百块一个月只能吃咸菜稀粥,挣两千才有得选择啊。人们追求金钱,实际上在追求金钱所能带来的选择机会;我们追求国民生产总值增长,实际上在追求增长的工作机会和消费选择。过去搞计划经济的国家普遍把国民生产总值翻翻作目标,同时又剥夺个人的选择权,让国家安排职业和消费,可谓本末倒置。即使国民生产总值世界第一,安排人人都喝N箱茅台,恐怕酒鬼们还会怨声载道。茅台是好东西,但不是每个人的好东西。没有选择,明明是好东西人们也欣赏不了。典型的例子是贾宝玉,老天给他定了“金玉良缘”,“金玉”还不是好东西?但他还是希望有“木石前盟”可以选择。老天都不知道人们想要什么,何况领导呢?

抗议之二,为什么非得是一斤?为什么不能喝五两?为什么不能再少一点,一两三钱?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有人只能喝3.14159265...两,多一点点多一点点都不行,怎么办?用术语说,为什么选择是离散的,不是连续的?这种离散选择显然不像是招待贵客,更像美军在伊拉克辱囚,轻者喝得不爽,重者可会送了小命。

其实选择的离散性也算得上人生一大遗憾。从小到大,我们要考虑太多离散的决定了:

* 逃课,还是不逃?因为逃课太危险不逃太无聊,很多时候只能身在曹营心在汉。。。
* 有崔健的演唱会,买票,还是不买?你这阵儿忙,只想看二分之一的演唱会,可是没人会卖给你“半票”。
* 出国,还是不出?能不能只考托福不考GRE?不行,出国专家会告诉你,一个不能少!
。。。

而最折磨人的选择体现在婚姻。你只有两个选择,婚或不婚,0或1。为什么没有0.5的婚姻?13/17的呢?

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众所周知,智商连续分布(高斯分布),不仅有100的、120的,也有111.111...的、 123.14159265... 的。情商、运商也大概如此,如果给每个人算个综合指数,人应该也是连续分布的。如果上帝关爱人类,就应该赐给连续分布的人连续分布的婚姻,0.1的人得 0.1的婚姻,1.2的人得1.2的婚姻。。。现在倒好,饥的饥,饱的饱,饱的嫌结(婚)得太紧,把婚姻比作监狱甚至坟墓,饥的整天唱“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”。。。



[其实写作文也是个离散决定,写,还是不写,不能写一半,因为人们总希望看完整的东西。于是画龙没有不试着点睛的,豹尾没有,狗尾也续貂,行了,别往下翻了,没了,本公子今天就写0.911篇。]



(2005-1-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