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爱文明

钱军辉

(一)让爱做主

前一阵无聊,想起来补习一下国内的言情剧。第一部就找到了王志文江栅徐静蕾主演的《让爱做主》。但是三集过去,我已然不能忍受,写了这篇文章的第一稿。写完了我想还是有点挖坑职业道德,多看几集。于是借鼠标作拖把皆拐杖,咬牙忍痛继续了六个回合,最后为了身心健康而停止拼搏,直奔卫生间。。。

从技术角度讲,剧中的人物个个都是从中学生小说里爬出来的,不知道平凡人家怎么说话,更不知道复杂的人心怎么沟通怎么有chemistry--比如,一位年轻貌美的女白领(徐静蕾)得到一位不得志的卫生局副处长(王志文)的一点工作上的帮助,然后就突然爱上了他并且不可遏止。另比如,这位卫生局副处长和他的原配夫人坐在床上,副处长说了一句:“对夫妻来讲,床是个美好的地方。。。”我听到差点没昏过去,原来赵老师说“美好”的时候,其实是在引经据典呢!

而更disturbing的是它的内容。“让爱做主”听上去很美,但是“爱”真的能做我们的主人吗?我们知道“爱”是个没有理性内容的东西,让爱做主不就是让本能做主么,这就难听了好多。但是这个问题仍然值得问:我们能相信自己的本能吗?自从有人类历史开始,人类的进步和文明就体现在不断用理性修葺行为,给本能的野马安上马鞍和缰绳,难道我们一直都错了?难道,就像伏尔泰批评卢梭的,我们应该把自己变回畜生?

看完第三集的时候,我就按照“让爱做主”的剧意预测,王志文的角色必然会是个没有sophisticated feeling的混蛋,徐静蕾的角色会是个没有sophisticated feeling的第三者,而编剧和导演的角色就是以爱的名义为混蛋和第三者乞讨同情。后来果然如此!主角是这样,这戏没法看。一场好戏不一定非得有“好人”,但是一定得有“人”,有血有肉,复杂,细腻,值得同情,无论他/她是“好”是“坏”。

(二)性爱文明

对于普通的饮食男女,究竟谁做他们的主,或者说绝大部分时间他们的主人是谁,是性,爱,还是理性,定义了人的三种性格。我们称呼第一种性格为S(Sex)型,第二种L(Love)型,第三种R(Rationality)型。我来试试比较他们孰高孰低。

S型和L型之间的比较很明显,前者跟野兽区别不大,以性为至高无上的追求,典型的文学作品是《上海宝贝》。如果是个男生,S型的择偶标准必然只是胸大臀肥。甚至长得漂亮与否都无所谓,反正熄了灯都一样。而后者要文明的多,它可以包括世上最聪明最敏感最细腻的性格。性对他们来讲是必需,但并不至高无上;至高无上的是人与人之间灵肉合一的交流。他们认为这种交流是这个世界所能提供的最高等的快乐;如果世界上任何一种制度,包括各种旧时的等级制,或者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本身,抑制这种快乐的实现,这种制度就是不合理。跟S型相比,L型显然用了更多的人类器官,包括眼睛和大脑,他们能享受的快乐因此更加深厚,虽然也时而承受难以承受的痛苦,或给所爱的人带来难以承受的痛苦。在某些黑暗压抑的历史时刻,L型人是最革命最勇敢的解放者,当然,他们的另一面是从不退却从不忏悔的社会秩序和decency的破坏者。

自觉或不自觉地,我们中的大多数是R型。和L型人一样,R型也包括世上最聪明最敏感最细腻的性格。R型也追求S型痴迷的性和L痴迷的灵肉合一的爱,就像追求必需的食物一样,但是他们眼中至高无上的东西是“福乐”。原谅我不得不炮制这个新词来形容这种特殊的快乐,它自然地包括性感的快乐,恋爱的快乐,它也包括被接受被认可的快乐,也包括内心的平静,外在的秩序,以及与神沟通为神所爱的宗教式的喜乐(joy),等等等等。为了"福乐",R型需要理性地判断和取舍,他们常常需要拒绝性的诱惑,需要在爱的面前退步抽身,而趋向更平和更"对"或更安全的选择。他们有时候会显得“物质”,功利,有时候会显得“无情”,刻板,但是他们毫无疑问比L型使用了更多的大脑空间。L型的大脑只是个享受器官,其功能跟舌头一样--没有大脑,他们没法享受精神交流。而R型的大脑主要是个思考的器官,而且思考的背景包括他们的家庭,社区和社会,不再仅仅是他们自己。如果说人类的文明体现在越来越多地用大脑,体现在越来越复杂的大脑功能,R型毫无疑问是比L型更高等的动物。

当然这一点不是总是那么清楚。虽然L型人在性爱方面鄙视理性,但是这个并不阻碍他们在别的方面表现得非常理性,因此会在某些职业出人头地,包括科学和哲学。这些光环很自然地晃眼,让人迷惑,甚至让一些R型为自己的“俗”而自惭形秽,看不到光环的背面,那是些半人半兽的怪物,是些人类进化的半成品。

(三)“俗”的含义

最后讲个故事轻松地结尾。这故事没什么高深的含义,只是对比一下R型人在一见钟情之后区别于L型人的表现。故事来自美国一个连续剧《Mad About You》,男主人公Paul是个已经成名的制片人,性格细腻敏感,单身。这是圣诞节前一天晚上,Paul一个人去报摊买《纽约时报》,发现只剩下一份,且有污页,正在犹豫要不要买的时候,女主人公Jamie出现,也是一个人来买《纽约时报》。Jamie一看报纸没了,但是转眼就发现Paul手上有一份,于是没等Paul反应过来把报纸抢到手,还对他礼貌地说了声“Thanks!”。Paul还在晕着呢,Jamie已经付钱走人,但是着急之中把一张干洗店的收据掉在地上。Paul苏醒过来意识到自己遇上了心爱的type--一个清清楚楚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。第二天下午Paul凭着那张收据从干洗店冒领来Jamie的衣服,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Jamie。当Paul提着衣服走进Jamie的办公室的时候,Jamie也爱上了Paul。正巧Jamie的公司有个圣诞 party,于是两人结伴而去。

这个时候,如果Jamie是个L型的,那么事情很简单。这是圣诞节,自己又单身,管他是华尔街的亿万富翁,还是流落街头的艺术家,今天晚上先约会再说。这个晚上几乎什么都可能发生,唯一不可能发生的是,作为一个“让爱做主”的L型选手,询问和核实Paul的收入、前途等等“俗”的信息。

但是Jamie是个极端的R型!她先是通过闺室密友的老公在party上获得Paul的个人信息,包括收入情况,性趋向,婚姻状况,生活习性,等等。这还不够,她借口回办公室,利用职务之便从Paul的公司传真过来Paul的简历!然后高高兴兴和他共度圣诞。。。

俗吧?很俗。不过在我的字典里“俗”是个褒义词,在很多背景下几乎和理性同义,凝结了无数世代传承的智慧,加密了无数“福乐”的奥妙。如果我们非得找个主人,我看“俗”是个不错的选择。要知道,没有人说野兽“俗”的,只有人才“俗”得起来,这是造物主的恩赐,呵呵。

(2006-6-5)